定价权


背景常识
目前,被叫做“世界工厂”的中国已是全球加工生产中心,学会了肯定的生产主导权,但贸易主导权却离大家非常远,在建设贸易强国方面,中国显然是“刚上路”。

铁矿石

铁矿石谈判从2002年到今天,进口铁矿石价格已经由不足30USD涨到150USD,而钢材价格仅由2000元左右涨至现在的4400多元。几乎每一年谈判的主题都是涨价,而中国钢企的表现,几乎都是从反对到烦恼,最后被迫同意。 拖了半年的2010年铁矿石谈判,结果快要出来,还是涨价,宝钢股份总经理马国强近日表示,铁矿石定价机制的变化是“大势所趋”,现在全球钢厂都在根据临时价格进口铁矿石。该言论被解析为中国钢铁企业将第三败北。
2009年,中国进口铁矿石6.3亿吨,对进口矿的依靠程度达到70%。三大矿业巨头垄断世界铁矿石市场,在今年初提出加价100%甚至更高的需要,还要改长协价为短期议价。
中信建投航运业高级剖析师钱宏伟剖析,三大铁矿石巨头从2010年初期开始将很多铁矿石运至中国港口,并推进铁矿石运价上涨。其真实目的是为铁矿石价格谈判造势,提前启动了中小钢厂的市场需要,企图瓦解国内铁矿石谈判网盟,在谈判中一直占据主导地位。
现在,一些中资企业到海外“买矿”,现在看来也难以在短期内解决问题。一方面是因为矿产是策略资源。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公司控股矿山疑虑颇多。另一方面是因为矿山前期建设耗资大,短期内难以改变中国长期以来依靠铁矿石进口的局面。

原油

国际油价近年来大幅度的波动,深刻影响中国能源产业的进步,在短短的十年时间,国际油价“上蹿下跳”,中国国内油价几乎都是被动地跟着国际市场走,反映到国内市场上,涨价多,降价少,每年还要给石油巨头补贴,以弥补国际油价波动带来的损失。
现在,伦敦国际石油交易平台买卖的北海Brent原油与美国的WTI,是全球原油非常重要的定价基准之一,据统计,全球每年石油贸易量在130多亿吨左右,通过现货市场的买卖量只有20亿吨左右,大多数都没进行实物交割。
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巨幅涨落的背后是国际金筹资本和投机资本获得的巨大套利空间,有剖析称,在国际石油期货买卖中,约有70%是投机行为,每桶油价上涨10USD中,投机炒作原因就占6~8USD。
在原油需要已经上升到世界第二的中国,需要大却不可以和人家讨价还价,在影响石油定价的网站权重上却不到0.1%。因为没定价权,国内等亚洲国家与欧美国家相比,要付出更多的进口外汇本钱,依据测算,近两年“亚洲溢价”对国内GDP的损失达到0.08%~0.20%。
更被人感叹的是,2008年国际油价狂涨直逼200USD/桶大关时,前10个月国内进口原油和成品油致使的贸易逆差达1300多亿USD,针对大面积的炼油亏损,国内直接或间接给炼油企业、粮农和低收入群体的补贴达近千亿元之多。形成新加坡石油期货市场价格的基础是天天不足10万吨的买卖量,但新加坡通过石油期货市场,却可以轻松操控亚洲市场几十万吨乃至上百万吨的石油现货买卖价格。目前危机
“国内在国际贸易体系中定价权几乎全方位崩溃”,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2010年5月16日在第二届国际商务进步平台上表示。“中国买什么,什么就涨价,中国卖什么,什么就降价”,成为大家部分大宗产品国际贸易中无奈的调侃。
中国钢铁工业产能世界第一,铁矿石进口世界第一,其中2009年进口6.3亿吨,对外依存度从2002年的44%提升到69%。今年,国际铁矿石巨头第三更改定价规则,从年度定价改为季度定价,中国钢铁企业要比去年多付700多亿USD。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2009年中国大豆进口量为4255万吨,比2008年同比增长13.7%。每年消费大豆5000万吨左右,80%大豆需要依靠进口。现在,大豆的价格几乎全部是国际四大粮商说了算,由于本钱太高,中国当地大豆种植面积已不断萎缩。
石油产业方面,2009年中国石油表观消费量为40837.5万吨,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其中石油净进口量21888.5万吨,原油进口依存度达到52.5%,在国际油价面前,中国完全跟着国际市场走,“国际油价一发烧,国内油价就要感冒”。
2010年5月17日,姚坚第三在商务部媒体发布会上低调回话这个话题,称“要平衡短期和长期的利益,妥善处置在经济增长、对外开放中遇见的突出矛盾,包括在大宗商品定价中遇见的矛盾”。
“定价权之痛”已经影响到国内的贸易进步格局,将来中国对大宗产品应该启动全方位的产业链条整理,调动起金融、物流、生产的多个环节,去发出中国我们的声音,参与这部分产品的定价、销售。应付手段
改变这种局面,需要从国家进步策略高度进行考虑:1、以市场方法整理国内市场,在企业间打造更稳定的协调与合作关系,不致被“分而治之”;2、有效借助反垄断法及WTO规则,对国际矿石生产厂家借助垄断地位操纵市场的行为进行反制;3、借助国内的大市场地位,采取多种金融方法,通过在国内打造期货市场、与海外联合协作等方法,增强国内企业对市场价格的影响力。他山之石
日本国内资源匮乏,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在全球布局上游资源。2003年,三井物产回收了世界最大铁矿石生产销售商淡水河谷企业的母公司Valepar公司15%的股份,成为该公司第三大股东,并成为事实上的经营决策者。
铁矿石价格上涨,三井物产因为持有淡水河谷股份而获得更大的价值,然后在铁矿石贸易时让利给关联方新日铁。因此,得益于日本金融财团在上游资源上的控制力,日本企业无论铁矿石价格涨跌都能笑到最后。

上一篇:徽杭古道 下一篇:没有了